经济观察报 记者 叶心冉自去年9月,网易有道CEO周枫透露网易有道有上市计划,但没有明确的时间之后,一年时间,上市有了明确的一步。

近日,网易有道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IPO招股书文件,拟申请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DAO”,暂定筹资额为3亿美元。

资料显示,网易有道成立于2006年,是网易旗下一家以技术驱动产品的教育科技公司,打造一系列大众学习工具产品。

即使赴美IPO,网易有道目前仍未实现盈利,且亏损正在扩大。据招股说明书透露,今年上半年,网易有道营收为5.485亿元,净亏损为1.68亿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8275万元有所扩大。此前,2017年净亏损1.64亿,2018年净亏损2.09亿。

即便如此,网易有道这步教育领域的棋在网易体系之中似乎颇受重视。网易创始人、CEO丁磊曾这样表述:“在线教育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和方向……我们会充分利用网易已有的资源对其进行推广。

对此,中关村智慧投资管理合伙人、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总经理助理于进勇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亏损的公司能够上市,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说明市场预期公司未来能赚钱。

记者欲就有道IPO的相关情况做进一步了解,数次致电网易有道,电话未能打通,发送采访邮件,截至发稿也未得到回复。

实际上,网易有道的教育领域布局方向也是在长期摸索中逐渐形成的。

网易有道前世今生

2006年网易有道创办之初,主营业务是网页搜索,彼时网易有道甚至被寄希望三年内成为中国第一搜索。但此后,该项业务发展并不顺利。浮浮沉沉,直到2014年,有道几乎放弃了这项业务,那时周枫拿百度举例说明时坦言,用户的习惯在搜索这个领域特别重要,用户在搜索上的选择跟快销品一样,每次都选同一个。

尽管搜索业务发展不尽人意,但2007年有道推出的词典、云笔记等知识管理产品却在移动互联时代站住了阵脚。据介绍,有道词典差异化竞争的手段是,当时已有的词典无法覆盖偏僻专业词汇和互联网流行新词,而有道词典在搜索技术的加持下,很快从一众词典中脱颖而出。2015年,据当时网易有道副总裁刘韧磊透露,有道词典累积了5亿多用户。移动互联网数据服务公司QuestMobile发布的《2015上半年App盘点——DT时代APP运营白皮书》显示,有道词典月活数排名教育培训类APP第一名。

转型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有道词典便开始纵深化布局,从原有的简单查词应用向在线学习教育平台转型。这年,网易有道推出有道学堂。此外,基于词典功能,有道圈定的用户人群覆盖面包括从K12(幼儿园到中学的基础教育)一直到大学、甚至职场人群。

逐渐地,网易有道形成了四大产品序列,分别是在线学习工具、在线课堂、智能设备以及交互学习应用。

在线学习工具包括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有道翻译等。这一序列的产品一直以来都是免费提供给用户的,内在的逻辑即是通过这些工具汇集流量,而后再通过广告变现,同时这些免费的产品为有道的在线课程、智能设备等其他付费应用带来了入口流量。

营收上涨 亏损扩大

营收方面,招股书显示,网易有道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4.56亿、7.32亿以及5.49亿元人民币。收入主要是两部分:学习服务和学习产品、广告收入。其中,学习服务和学习产品分别为1.5亿元、4.29亿元、3.15亿元,占比为32.9%、58.6%、57.4%;线上广告服务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3.06亿元、3.03亿元、2.34亿元。

据了解,网易有道的学习服务和学习产品业务主要包含有道精品课程、网易云课堂以及中国大学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有道精品课付费用户数分别为41.8万、64.3万以及33.8万人;有道精品课单用户付费金额分别为363元、559元以及751元人民币,均呈现上升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有道K12(教育类专用名词,是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的缩写)付费用户10.5万,同比增长80.8%,当然,这与有道在2018年提出“不计成本地培养用户,AllInK12”,进一步聚焦到K12领域不无关系。现今学习服务和学习产品业务已成为网易有道营收的主要来源和未来的最大增长点。

营收不断上涨的同时,净亏损也在扩大。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有道分别净亏损1.64亿元、2.09亿元以及1.68亿元。

细查招股书发现,亏损的背后是不断增长的销售费用以及研发投入。2017年有道在销售和营销方面的开支为1.36亿元,2018年上涨56.44%至2.13亿元。2019上半年这一开支为1.86亿元,较2018年同期940万元的销售开支,增幅将近一倍。

此外,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全年网易有道的研发费用为1.33亿元,2018年上升为1.84亿元,增幅为38.35%。2018年上半年的研发费用为8000万元,2019年则为1.11亿元,增幅为27.78%。

事实上,在线教育行业苦营销拓客成本居高不下久矣。安信证券分析认为,目前在线教育桎梏于获客成本,这一领域普遍的销售费用率可达到70%以上,这也是现行在线教育公司普遍亏损的原因。据光大证券对教育行业54家上市公司2019年半年报统计分析发现,在线教育净利润为-2.88亿元。此前有业内人士透露,一些在线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达到每名学员上千元甚至更高,有赞教育负责人胡冰曾表示某家传统教育培训机构在线上获取一个学员的营销成本甚至高达6000元。

在于进勇看来,资本的关注与行业不断加剧的竞争与教育行业本身庞大的市场规模和快速增长的趋势有关,大量从业者杀入创业市场,容易快速形成同质化竞争。但目前还未出现垄断性巨头,“新东方、好未来占整个教育市场的总体规模都不超过5%“。

于进勇提到,包括录课录播形式在内的传统意义理解的互联网教育的产品,边际成本比较低,现在比较火的一对一形式的在线教育,边际成本较高,且规模下降趋势不明显,同时进入门槛并不太高,市场竞争已经趋于白热化。目前,行之有效的推广渠道内挤满了在线教育行业的“选手”,这就导致营销拓客费用的持续增长。但于进勇认为,这是市场成熟发展的阶段性现象。随着时间的延续,实力有限的企业会选择转型、退出或另辟获客渠道,如再次走向线下获客,以降低销售费用。届时,在线教育企业对线上渠道的需求就会趋于平稳或下降,“竞争到一定程度,市场会逐渐成熟或进入到另外一个竞争阶段。”

人工智能技术加持下的生存空间

今年5月份,在网易2019年一季度业绩发布后的电话会上,丁磊表示,相较于好未来、新东方这类传统巨头,网易在教育行业的优势体现在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以及获客成本较低。

有道发布的除了智能翻译产品、词典笔等智能硬件外,还包括智能系统等,如去年发布的达尔文智能教学系统被周枫此前形容是AI+教育的一次系统整合。周枫曾表示,希望通过AI技术与配套智能硬件,实现教师端和学生端教与学的同步提升。

在于进勇看来,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5G、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应用可以为互联网教育机构带来突围的机会。于进勇表示,整个教育市场的核心角色包括供给方(学校、机构等)、需求方(家长、儿童等)以及政府,目前国家战略调整、政策调控、教育消费升级等影响要素基本都是教育需求的调整和改变,对教育产品本身的影响很小,只有科技是改变内容、形式和提供方式等教育产品服务本身的核心要素,是教育行业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手段。

但科技赋能教育的这条路对于企业来说走起来并不十分顺畅。2018年,同样为科技驱动教育的公司流利说(NYSE:LAIX)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其官网的介绍是:流利说拥有一支业内领先的人工智能团队,其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英语老师,基于深度学习技术,能够为每一位用户提供个性化、自适应的学习课程。

今年8月底,流利说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之后,开盘仅十分钟流利说即暴跌31.46%,相比上市之初的高位,市值跌去近5亿美元。有分析称,跌幅较大原因系流利说营收增速创历史新低,同比增速由去年三季度的265%下滑至目前的104%;环比增速由去年三季度的40.2%降至9%。以及持续亏损,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流利说单季度净亏损8780万元,上半年亏损1.56亿元。并且,科技驱动型企业其研发费用占净收入的比例有所下降,2019年Q2研发费用占比19.1%,去年同期为26.6%。

事实上,传统的线下教育巨头也已经注意到了线上化这一不可逆转的趋势。据经济观察报接触到的一位北京世纪好未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NYSE:TAL)的内部人士介绍,2019年上半年,好未来的在线业务和一些新业务已经找到着力点和发展方法。目前,好未来已经很少有一个业务是纯粹的线下业务,几乎所有的业务都是线上线下相结合或是仅属于互联网在线的业务。并且,该内部人士透露,今年下半年,在线付费学员数会超过纯线下面授。今年的在线教育收入有望占到好未来全集团收入的1/4,未来的一两年,在线收入会超过线下。另外,据介绍,好未来的后台已初具雏形,中台开始组建。截至8月份,好未来产品、技术、内容研发等共有5631人,占总员工数的14%以上。

传统线下教育机构拥抱线上,互联网在线教育机构有意走向线下,是否意味着,将来,教育市场会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对此,于进勇认为,对于线下教育机构,通过线上课程可以覆盖到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拓展用户群,另一方面,线上统计的数据又能够有效地指导线下学校的开设。对于互联网教育机构,于进勇表示,线下的客单价高,如果有效运营,可以带来可观利润,另外,于教育而言,教育的环境和场景是很重要的。

获取好未来股票最新信息,关注:http://100tal.meigushe.com 每天更新好未来股价好未来市值最新动态,每季度为您提供好未来财报,不定期更新好未来研报评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