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4日美股盘前,好未来公布2020财年第二季度业绩,单季净亏损1440万美元,由去年同期净利润7700万美元转亏,不及市场预期。然而诧异的是,业绩公布后其股价高开8%,截至收盘股价反涨了13.05%至42.72美元,总市值为252.8亿美元。

(行情来源:wind)

而对于前几天刚发布了业绩报告的新东方而言,这其中的心酸恐怕只能自己慢慢品了——盈利超预期的新东方,业绩公布后股票遭到市场大量抛盘,股价暴跌7.02%,二级市场给它们的反应可谓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人间”。

因此,不禁令人好奇的是:单季巨亏却换来投资者青睐的好未来,究竟是靠什么俘获了市场的芳心?

一、营收和下一季度指引均超市场预期

据财报显示,好未来FY20Q2实现总收入为9.37亿美元,约66.2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3.8%,远超公司于2020Q1给的营收指引31%上限,并且扭转了上季度营收增速放缓的局面。

在营业利润和归母净利润方面,FY20Q2归属于好未来净亏损为1440万美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7699万美元,同比下降118.70%;营业利润为6994万美元,较上年同期的8089万美元下降了13.5%。

而根据市场预期的“营收9.14亿美元,营业利润5181.4万美元;调整后净利润7647.5万美元,同比下滑19.6%”的数据来看,好未来营收和营业利润明显好于市场预期,而净利润则是连续2个季度亏损。

那么,究竟是什么造成了好未来营收超预期,净利润持续亏损的局面呢?

根据好未来披露的财报内容来看,拖累该公司业绩出现净利润出现亏损主要有两个原因,并且与上一季度亏损原因可谓如出一辙:一是投资带来的1.1亿元亏损;二是销售费用大幅上涨(同比增加1.11亿元)带来的利润率下滑。

具体看费用方面,单季度销售和营销费用达2.63亿美元,同比增长73.5%,显著高于营收增长;而行政和管理费用为1.90亿美元,同比增长36.9%,扣除股权激励影响后同比增长34.6%,与营收增速持平。

整体不难看出,好未来在降低营业成本同时,提高了对期间费用率的上涨,且费用率的上涨超过了营业成本的下降,而这意味着,现阶段好未来对线上推广仍处于一个烧钱营销的阶段,影响利润率水平。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又有哪些因素助力了好未来营收超预期呢?

针对于营收超于市场预期,好未来首席财务官罗戎在电话会议上简明扼要地道出了两点原因:“第二季度的收入表现建立在两方面基础之上,一是我们线下业务的健康发展和均衡扩张,二是在线课程的持续扩展。”

具体而言,线下业务方面,授课点数量截至FY20Q2教学中心总数达758个,同比增长15.08%,其中本季新增33个教学中心。进入城市方面,FY20Q2新进入城市12个,进入城市总数增至69个。

整体而言,好未来的线下扩张速度在FY19Q1后出现放缓,但2020年近2年的的同比增速出现回升态势。

而值得一提的是,一般情况下,新增的学习中心要与新增的学生数量匹配才能算得上“物尽其用”。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本季度,在好未来上“”长期正价课”的总学生人次达到341.3万,同比增长54.5%,环比增长98.6%。而同时,由于学生人数增加,也驱动好未来在本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三成。

此外,线上业务方面,好未来继续通过学而思网校和在线培优发力,获得了不错的增长。

据电话披露数据显示,学而思网校的收入增速连续六个季度保持在高位,本季度增长为94%。学而思网校对整体收入的贡献在不断扩大,从2Q19的12%扩大为16%,规模逐渐扩大,有望成为好未来新的增长动力。

而线上教育另一大主力培优在线,Q2该业务营收增长了192%,Q1增长了165%,培养在线营收占培养总营收的比重在Q2为11%,上年同期仅5%。新增学生数量增长20%,去年同期仅9%。

与此同时,好未来下一季度的业绩指引也超出了市场的想象。据电话会议披露的显示,好未来与Q2增长38%的成绩相比,预计Q3增长45-48%。而相较于另一教培龙头新东方“下一季度营收区间上沿为7.71亿美元,同比增长29%”表现而言,好未来明显要稍胜一筹。

因此,以上上种种或许就是造成好未来和新东方绩后股价“天壤之别”的主要因素吧。

二、k12是一块“肥肉”吗?

众所周知,在语言培训行业,新东方是当之无愧,无人撼动的行业老大。不过,新东方的传统优势还是在于英语及出国留学考试培训方面,主要客群其实是大学生群体。而后,在2005年该公司开始才切入K12教育领域,当然凭借着“老大”的优势,其也迅速在K12领域闯下一片天。

而在K12教育方面,只有脱胎于学而思的好未来能与之并驾齐驱。然而面对新东方,好未来可谓是真正的晚辈。

当2002年,俞敏洪和他刚成立的新东方集团在全国市场开疆拓土的时候,一个叫张邦鑫的北大生命科学研究生,在繁重的课业压力之外做着7份兼职,其实有三份是家教,两份是带辅导班。一年以后,嗅到商机的张邦鑫和同学曹允东创立学生课外辅导机构”学而思”,并于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

与新东方不同的是,学而思是真正的深度切入进k12市场中。从最初的主打数学培训到现在覆盖K12全学科,学而思已经发展成为中国K12课外培训龙头代表性企业。2013年,“学而思”改名为“好未来”之后,K12理科培训仍然是其主打。

显而易见的是,针对于双方之间的业绩爆发点来看,k12无疑是一块肥肉。

从两家企业的核心增长点——K12 业务来看,新东方自 2015 财年主攻 K12 赛道后,经过 5 年发展其2019 财年线下 K12 业务营收规模 20.0 亿美元(增速+38.38%),已接近好未来的线下业务营收规模 22.12 亿美元(增速+40.04%)。

不过,在k12线上教育方面,好未来的学而思网校依然是拔得头筹。

据相关研报显示,受到 2018 年教培监管政策收紧的影响,新东方和好未来的线下业务在 2019 财年都有所收缩,但好未来以学而思网校为主的在线业务未受影响实现高速增长,学而思网校增速提升 18.07pct至 178.29%,近两年成为新的业绩爆发点。

由此整体来看,两家龙头 K12 教培的线下竞争已平分秋色,而好未来持续重仓加码在线赛道使其在在线 K12 竞争中拔得头筹。

而不得不说的是,K12 业务之所以能够成为教培巨头口中争抢的“肥肉”,主要是得益于其巨大的市场潜力。

据相关研报显示,近年来,在学生基数+参培率+家庭支出提升等因素的共同推动下,K12课外培训市场规模预计将持续扩张。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3-2017年中国K12课外培训市场规模CAGR为12.2%,2017年规模达4,653亿元,同时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2018-2022年将以10.2%的CAGR增至7,689亿元,在持续两位数增长下,市场空间依旧广阔。

此外,在K12在线教育上,这一细分市场增速显著领先总体行业。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18年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约443亿元,近五年CAGR为39.4%,预计未来将以35.8%的CAGR增至2022年1,500亿规模。其中,虽然由于K12阶段学生自制力相对较差等因素影响,使得家长对在线模式较为谨慎,但实际上,目前K12在线教育增速仍显著高于整体在线教育行业。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无论是半路插队K12领域的新东方,还是深耕这一行业的好未来,其业绩都在潜力巨大的K12市场中获得了不错的增长。

不过,根据两者之间的下一季度的业绩指引来看,好未来显然是通过深吃k12在线教育的红利,营收增速胜于新东方一筹。

三、结语

综上所述,我们大概可以找出好未来“单季巨亏却换来投资者青睐”的原因,但仍需注意的是,眼前的利好能否有效地抵抗其潜在风险的冲击还是一个比较大的未知数。

一方面,群狼环伺的竞争局面,好未来的获客压力渐显。根据相关研报透露出来的数据来看,大部分在线教育都是亏损的,获客成本高是最主要的原因。而该公司单季度销售和营销费用高达2.63亿美元,同比增长73.5%,显著高于营收增长的表现,也良好的道出了好未来为争取获客资源,仍处于一个烧钱营销的阶段。

另一方面,政策上的确定与不确定性,也给好未来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今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虽不直接作用于K12培训,却释放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

《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中最重要的是两点——“公民同招”和“随机录取”。一旦“公民同招”和“随机录取”在全国推广开来,最坏的结果是,小升初的考核彻底与学科考试、竞赛等成绩脱钩,纵使民办学校留有一定的自主招生权利,但小升初的培训市场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很大的萎缩,因此政策上的不明朗给好未来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因此可知,激烈的竞争和趋严的市场监管或许会成为压制好未来股价的几多乌云。因此,好未来能不能通过潜力巨大的k12市场笑到最后,仍然是一个未知数。毕竟谁也不知道,好未来究竟是“花无百日红”的花 ,还是“草是年年青”的草。

获取好未来股票最新信息,关注:http://100tal.meigushe.com 每天更新好未来股价好未来市值最新动态,每季度为您提供好未来财报,不定期更新好未来研报评级